2011年03月 存档

天文是一种生活方式之人总会给自己找到借口

2011年03月11日,星期五

想来混在天文系也有6年了。和物理是一种生活态度相比,我越来越感觉天文是一种生活方式。等找到博后我再详细的描述一下这种感觉。今天开个头。顺便请教各位我后面的借口是否给力?

会找借口是在天文系混文章的必备能力。在我模拟了16^4 条曲线后,我依然找不到完美的fitting。 我完全放弃了格点法,因为面对20个参数,世界上最牛逼的计算机也找不到,何况我用的模型本身和数据本身就有很多系统误差。

蒙特卡洛? 交给博后时期干吧,我想要的是尽快出文章用来找博后的位置。时间只有半年不到了,但是1个月后老板和审稿人就会彻底爱上我,因为我决定找一个借口。虽然我看过,说过很多借口,但是这一个我认为是最完美的……

老板》你再不抓紧时间fitting我就不给你写推荐信了!

我》你应该这么做,我也应该死。曾经有大把的时间给我利用,我没有珍惜却用来泡人人,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但是

In this work, with the help of chemical evolution and SFH  from chemical evolution model and pan-spectral  energy distribution data,  we break the SFR-age-metallicity degeneracies. But the parameter degeneracies can not completely removed, especially more properties, therefore more parameters, are studied in SED modeling. On the other hand, to avoid an ad hoc parameter space, the stacked SED is only able (worth) to derive average properties. In the sense that we will not give ad hoc parameters but the general properties of this population with modeling the stacked SED.

至尊宝保佑!

选择一个科学问题

2011年03月1日,星期二

How to choose a good scientific problem.是一篇好文章。我今天读了一下,感觉我还不是很蠢。

碰巧的是, 我今天和n久没见面的其中一个导师及其智囊团碰面,在我展示了一些自己的fitting 工作之后 , 我问了一个问题,这篇文章我们想说啥。她问我,你认为呢?我早就有准备,给了如下展示》

paper i: general results of  dust (abundance and size distribution) effects on IR and optical (UV ?)part of sed modeling
few paper about it!
paper ii: galaxy population and dust properties of MIPS LBGs at z ~3 from sed modeling based paper i
MIPS LBGs data is just available!

她没说啥(事实上另外两位导师也没说啥),只是提醒我应该多测试一些参数。我就认为默许了。。

这 可不可以看作是我90%独立科研的开始?如果上述文章成型,那代表我在天文的科研水平达到了我发PLB那篇引力波的水平。上一篇GRB的工作虽说也是我设 计和撰写的,但是有一半的模型数据是合作者提供的。上上篇椭圆星系的文章我没有在整个文章中占领导地位。self-expression 是我目前做天文的唯一动力。

我也想解决 星系形成的问题,我也想解决尘埃组成的问题,问题是,我有什么,能做什么。

其实解决星系形成的问题和解决引力量子效应问题相比对某些人来说微不足道,但是我们土人就只能试图解决前者而已。

你想做什么,你能做什么,你能在有限时间内做什么是我们必须时时问自己的问题。

希望下一站 玩gw能实现,那是我做过的,想做的,也能做的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