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年”教师的成长品味

十月 16th, 2019

新进教师培训大会发言节选:

 

我的学术成绩和各位相比可能不值一提。 我想学校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发言,主要是让我介绍一些在中国高校工作的经验和理念。 作为一名理科男,我特别不擅长提出高大上的理念。 我们物理人最擅长的是提供解决方案,所以作为一名从2012年就开始在高校工作的半个“老司机”,我愿意提供一个我个人的解决方案,并和大家分享两点心得:

第一“与学校一起成长”。 我们年轻教师的成长是学校成长的一部分。只有站在学校快速发展的列车上, 我们才能飞的更高。

当前整个国家的高等教育进入了一个新时期。 国际环境需要我们研发拳头产品,人民群众需要我们凝练精神信仰,社会发展需要我们提供动力源泉。这一切,都对我们这些高等教育的建设者提出了一个基本要求:“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学校是个行政单位,成长的结果一定有一个评价标准。 按照我的理解, 大学的评价体系至少包括人才培养,学术成果,科研项目和学术影响力。我认为,只要有清晰的评价体系,就是有套路可以去奋斗,程序上是比较简单的。

2月份入职武大以来,在人才培养方面,。。。。

在学术成果方面,在没有研究生招生资格的状态下,积极开着校内外合作,以通讯作者的身份发表了2篇天文学的sci一区文章,一篇共同通讯作者物理学的sci一区文章。

科研项目方面,积极申报了青年长江学者和优秀青年基金,期待不久能有好的消息。

学术影响力方面,借助武汉大学的平台,聘请了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国际引力波探测器KAGRA 项目负责人梶田隆章为武汉大学名誉教授。借助武大国际交流部的平台,申请到了“武汉大学-格拉斯哥大学国际引力波科学研究中心”。 利用武汉大学支持的启动资金,在全球范围内招收博士后,邀请波兰、英国、美国等国际引力波合作者访问研究组,出访日本、英国等国际引力波研究机构介绍武大新的引力波研究组。

上面的这些事情,除去发表文章之外,在过去的工作平台是很难实现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我已经在武大成长了。 我把这次发言机会当成学校对我工作的认可。我想至少应该没有给武大的成长拖后腿。

第二“与学术品味一起成长”。 任何成长都会有烦恼。 学校和个人的成长也不例外。 作为一名学者,最大的烦恼可能是来自于自己的学术“品味”不被认可,甚者和学校某一阶段发展的评价体系不兼容。

我认为,如何处理这种状况是体现学校和个人学术品位最重要的时刻,是体现“世界一流大学”闪光点的时刻,需要我们“求是”的灵魂,“拓新”的行动,以及无与伦比的勇气和魄力,甚至一点点妥协。 在这方面,我个人感受至深。 虽然引力波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物理问题,但是在2015年引力波真正探测到之前,引力波的研究没有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各级评价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 我个人也是经历了10多年引力波研究的冷板凳才能站在武大的讲台。在这过程中,我无奈地扩展了自己的研究领域,远赴意大利研究过天文学中关于星系演化的一些问题,拿到了物理学博士学位。 幸运的是,我现在的学术优势就是体现在传统天文学和引力波的交叉研究。 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学术品位”一点点进步,同时被学术界认可,这种自豪感觉和成就感比“飞得的更高“ 更加真实。

各位老师,以上是我的两点心得体会,欢迎大家批评指正。希望我们都能在“自强”的基础上,用“弘毅”的信念,坚持“求是”,不断“拓新”,共同成长。用我们个人的学术成绩和我们培养的学生定义什么是“世界一流大学”,让武汉大学以我们为荣。

 

最后祝愿大家工作顺利!生活愉快!

谢谢大家!

回答三个问题

一月 9th, 2018

分为3个板块讨论, 按照观测/实验手段, 研究对象和天体过程。 这样就能回答这样的问题: 1. 用哪个波段/实验可以解决最多的研究对象和天体过程? 2. 一些“最有意思”的研究对象和天体过程能被哪些波段/实验验证?3 一些“有意思的”天体过程能被哪些研究对象体现?

怎么算一个好的博士

四月 10th, 2017

个人认为分为3个层次:

0.掌握必备理论知识

  1. 掌握一些工具,例如数学,编程。
  2. 能利用这些工具独立实现别人的想法
  3. 能和别人讨论提出,或者自己提出的想法,然后实现。

 

达到第三层次,才能入世界牛校名导师的法眼。

PRL:一个引力波速度测定的新方法

十二月 18th, 2016

First successful detection of gravitational waves (GW) by LIGO/Virgo opened up a new window on the Universe and gave us unprecedented possiblities of testing gravity. In particular the issue of the speed of gravity, in General   Relativity  equal to the speed of light, became now accessible for experimental tests. Any observational clue that gravitational waves propagate with speed   different from c would mark the breakdown of General Relativity.

In this paper we propose a new method to measure the speed of gravity   assuming that strongly lensed gravitational signal accompanied by its electromagnetic (EM) counterpart   could be detected. The method is based on measuring the difference between strong lensing   time delays registered in GW and EM. The differential setting of our method makes it robust and free from the intrinsic time delays in the source (i.e. different emission times of GW and EM signal).

Strongly lensed GW signals are expected to be registered by the next   generation of interferometric detectors like the Einstein Telescope.

https://journals.aps.org/prl/abstract/10.1103/PhysRevLett.118.091102

arXiv:1612.04095

2016新生寄语

九月 28th, 2016

同学们,你们好!

恭喜你们,圆满完成了大学第一课——军训! 这也意味着你们大学的常规生活大幕即将开启。

非常荣幸能作为教师代表在此发言。我是一名物理学博士,目前主要研究引力波天体物理,是一个标准理科男。

“新生寄语”对我这个理科男来说是一个大的挑战。因为和许多同学不知道如何更好的读大学一样,我也不知道如何将“新生寄语”准备的更出彩。而且“清晰的表达思想”对于我这样一个物理人来说主要意味着把一个物理公式诠释清楚。非常可惜,世间绝大部分问题和思想不能用公式表述,甚至不能用简单的语言表述。更坑爹的是,我发现你们和我几乎有两个代沟!好在我迅速发现了我们的第二共同点:你们必须上大学,我必须把“新生寄语”准备的更有意义。人生的一个挑战就这么开始了。

幸运的是,经过严格大学理科思维训练的我,有一套解决问题的路径。作为教师代表,首先我需要知道其它老师对你们有什么寄语。我搜集了一些:“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一个有理想的人”,“多听老师话,少点幺蛾子,顺利毕业。”“真诚对待你的同学,他们是你一生宝贵的财富”。“没事多去图书馆转转,而不是电影院和网吧”。还有好多,以上老师寄语都有出处,欢迎大家会后查询。

第二,我分析发现老师们的关注点不同,高大上一点就是老师们的价值观不完全一致。这个数据符合我的价值观,下面是我的第一个私货(寄语):“人思想的复杂化是常态,正是思想的多样化导致了世界的精彩。”

第三,物理人做什么事情不总结点规律,对我来说那是非常丢人的。我总结发现,老师们的关注点虽然侧重点不同,但是有几个相同或者相近的主旋律和关注点,比如如何对待知识,如何为人处事,如何利用时间。更重要的是,所有老师的寄语都是正能量。这说明了什么呢?我想这说明了,虽然老师们的关注点不同,但我们是一群价值观相近,积极向上的人,我们是有立场的:希望和你们一起度过有意义大学生活,更希望你们也能从我们的身上学到一些更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当然也得教授你们一些更有用的知识和技能,让你们足以在社会立足。

完成挑战,我得提出自己的寄语。我非常愿意把我的一个生活态度分享给大家:这个世界很公平,每人一天只有24小时。如何分配这24小时体现了你的人生价值观。所以要把更多时间分配到对你有意义的事情上,一旦开始,就认真对待,寻求更多的帮助,尽自己的努力。

同学们,你们的大学生活挑战开始了。 大学是形成人生价值观的重要时期,不同的价值观造就了不同的人。请记住,我就在你身边,我们就在你们身边。

谢谢!

尘埃也要火一把

十一月 28th, 2014

感谢引力大牛把interstellar 弄火, 提到interstellar 就可以顺势把interstellar medim 搞火,interstellar medim 最有(难)搞头的就是interstellar dust,俗称 grain。

天文上说尘埃理论,一般分为这么几个部分:尘埃的存在性( 尘埃组成),尘埃源,尘埃星际介质的演化,尘埃的光学特性,尘埃的用处。

尘埃的存在性: more and more evidences (e.g. see a historical view in Li 2005a) have confirmed the presence of cosmic dust mainly based on the information from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electromagnetic radiation and dust: scattering, absorption, emission and polarization (e.g. see Li 2008, and references therein). 李爱根为dust光学特性理论国际No.1

尘埃组成:上述存在证据让尘埃模型里基本假设三大部分:silicate, graphite and PAH。还有些人专门玩详细的谱线认证,我没涉猎过。

尘埃源主要是恒星(主要是AGB ,超新星) , 基本上就是假设恒星产生的元素里面有多少变成里尘埃。  Dwek (1998) 建立里基本框架。 问题是,恒星产生多少元素呢? Calura et al. (2008),Pipino et al. (2011) 把它放到了一个靠谱的星系元素(化学)演化模型里面玩了一把。 需要注意的是,观测上貌似没有发现SN 1a 的产生的尘埃,这是一个迷。

还有一个特殊的尘埃源, 最近才火,起因是一个在红移6.4处的QSO J1148+5251被发现含有大量尘埃!这不是赤裸裸的打尘埃恒星起源的脸吗!于 是, A non-stellar mechanism for dust production in the early Universe was proposed by Elvis et al. (2002). 简单来说就是超大质量黑洞吸积盘的Broad Emission Line (BEL) regions物理/化学环境适合生成尘埃。问题是生成什么样的, 如何生成呢?Interestingly, several studies (e.g. Maiolino et al. 2004) show that the extinction curve in high redshift QSOs is similar to the one expected for a medium dominated by SN dust。 于是, Pipino  et al. 2011 就假设黑洞长大过程中,黑洞和 SNeII 一样产生了尘埃。你别说,结果拟合的很好!

尘埃在星际空间的演化有两个过程, 长大和被消灭。理论上基本也是假设参数化的计算过程, 没有详细的热动力学计算。

长大:Dust accretion occurs in dense molecular clouds, where volatile elements can condensate onto pre-existing grain cores, originating a volatile part called mantle (Dwek, 1998, Inoue, 2003).

消灭:Dust destruction is primarily due to the propagation of SN shock waves in the warm/ionized interstellar medium (McKee 1989; Jones et al. 1994; Jones 2004).

到底是生成+长大打败消灭,还是消灭打败生成+长大呢? 靠参数化计算是搞不定的,只好去拟合观测。。。But one should keep in mind, the fitting approach is an ill-posed inversion problem (e.g. Zubko et al. 2004)

尘埃的光学特性:

只需要看两个人的文章:The optical properties of spherical silicate and graphite grains are taken from Laor & Draine (1993). Those optical proper- ties are computed by Mie theory, with the Rayleigh-Gans approximation and geometric optics. The optical properties of PAH molecules are from Draine & Li (2007).

Draine之后,唯 爱跟.李 天下为尊。

简单的说就是,假设一尘埃的大小,结构,组成,然后根据辐射转移算出来尘埃的吸收和辐射特性,这个是硬生生的硬功夫解方程,物理活。传统天文人士可以看看就好。

尘 埃有什么用处呢?它主要起到了几个作用:1)辐射能量,没有它,很难把气体冷却,所以colling fuction 是一众星系半解析模型的起点。2)把减少气体的金属组分(特别是 Fe, Si, Mg, C)。我们观测到得金属丰度基本都是气体的金属丰度。 因此,不考虑这些金属元素气体-尘埃之间转化的模型都是耍流氓。3)吸收uv-光学波段的光 (俗称 extinction),发射红外线。 后果就是让一众SED fitting 模型生不如死。 你想啊,尘埃组分,尘埃大小,空间分布和质量,这得多少参数啊!!!!更别说解辐射转移方程了!于是,很多sed模型这么玩: 假设 extinction curve 就可以了, 更有高明人士直接用 SED re-distribution 玩一玩就行了。

其实人家尘埃本身也是很好玩的:

Dust itself is also a hot topic. Here I briefly describe the topics of dust related to this thesis. For more detailed view of dust, I refer to reviews (Calzetti 2001; Draine 2003, 2009, 2011a; Dwek 2005; Williams 2005; Tielens 2008; Compi ́egne 2010), books (Whittet 2003; Kruegel 2003; Tielens 2005; Draine 2011b) and references therein. 其中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关于尘埃质量的这个玩法: With an assuming extinction curve, total dust mass can be derived by total extinction values (e.g., AV ) based on intrinsic properties of dust (e.g., Goudfrooij et al. 1994).

解决方案

1)参数化计算生成-生长-湮灭过程,例如 The Dust Properties of z ~ 3 MIPS-LBGs from Photochemical Models, 2013ApJ…768..178F

2) 推荐一篇文章 “On Dust Extinction of Gamma-Ray Burst Host Galaxies” ,http://iopscience.iop.org/0004-637X/685/2/1046/fulltext /74263.text.html  没错,还是 aigen li.

十年磨一剑

九月 6th, 2014

在加州理工收到文章被接受的消息,并且给给大牛们做了一个报告,我这人生也算趋于完整了。据称郎道当年发了一篇文章后说自己升格为2.5流科学家。我觉得,我这文章把我自己的水平提高到另一个级别了,可以算合格的科学工作者了。

idea is cheap,虽然这文章的构想我在5年前就有了,但是为了写出这篇文章,我花了半年的时间和统计大牛们复习、学习统计,1年时间和发过prl的大牛讨论公式,运行大型程序。在这之前,我花了三年半时间学习天文。在学习天文之前我花了3年半学习引力波数据处理。在那之前我还在足球学校花了1年时间学习英语。。。

我还能提升到下一个级别吗?

终于完成迈向第一篇宇宙学文章的第一步。。

四月 14th, 2014

陈云对比

gw-em 测试流程

二月 22nd, 2014

1. 根据f-function 产生 injection 的位置: gendist

2. 根据 gw模型产生injection 的波形+data analysis : LAL

3. play with  posterior samples and f-fuunction : hist2d + greedy

idea is cheap 之 天才版

二月 5th, 2014

1907年就知道的东西,并且发表了,为啥没人跟进呢?都玩量子去了?

A Student’s Guide to Einstein’s Major Papers , Sec. 5.1.2

In 1907, he published a review of the special theory of relativity, entitled “On the Relativity Principle and the Conclusions Drawn from It,” in Jahrbuch der Radioaktivit ̈at und Elektronik.7 In the last section of the paper, entitled “Principle of Relativity and Gravitation,” he writes:

[W]e shall therefore assume the complete physical equivalence of a gravitational field and a corresponding acceleration of the reference system.

The equivalence of a gravitational field and an accelerating reference frame became known as the strong equivalence principle. This one assumption (strong equivalence principle) started Einstein on his way to answering the aforementioned “lingering questions.” But it took ten years, from 1905 to 1915, for Einstein to arrive at the completed form of the general theory of rela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