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的境界(方式)

刚才和一个发过PRL 的、正在和我一起写apj的外国年轻人聊了一会, 对于研究的境界有了一些思考。

1. 也许应该叫研究方式,因为“境界” 这个词带有阶级情绪。

2. 理论型PRL 的工作一般都是前瞻型的,这样就意味着一般在一个人的旺盛的职业生涯中也许看不到科学产出。

3. 如果一个人不能为当前或者未来5-10年内的科学主要研究领域、科学工程做出具体贡献,例如写几篇prd(apj), 那么这个人的研究方式是好的吗?---灌水是必须的?

4. 如果大部分精力都用来写prd(apj), 还能(想)写出来prl吗?---灌水是需要被限制的?

5. 如果没有大量prd (apj),如何在5年内成为xx学者,入选yy人才计划?

评论被关闭。